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二章 花园遇王珏
    行对于芳茗宫的王珏,祀天殿的颜徐早已漫步在了花园之中,她就静静地站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身旁的下人们虽然觉得疑惑,却也只能乖乖的待在原地,等待着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 待到差不多太阳升到了半空,天地之间洒下了明媚的阳光,头顶的鸟儿已经唱完了歌曲,展翅飞翔,两旁的太监宫女也都匆匆而过,匆匆而来,人也明显的增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的颜徐,才缓缓的睁开眼睛,停靠在肩头的蝴蝶忽而被惊得飞起。

     颜徐这才迈开了脚步,方向,却不是任何一个的宫殿而是,冷宫的方向。

     冷宫的方向,不仅仅有着冷宫,还有着皇宫中的粗鄙的机构以及宫女们所居住的住所。

     颜徐突然的靠近,让周围经过的太监宫女不由得带着惊奇而立定行礼。

     这个地方,素来都是后宫之人不愿意靠近的地方,更何况是巫使。

     这里的下人们也许并不知道面前的女童真实的身份,大多都是看着这身打扮,知道面前的少女,无比尊贵。

     随着颜徐的深入,渐渐的能够听见各个院落里传来的杂音,大多都是些粗鄙不堪的话。直到前方,听见的异常明亮的责骂之声,还有浅浅的哭泣之声。

     颜徐的步伐渐渐的加快,身后跟随的宫女太监,虽然捂着鼻子,不喜这下宫之中的气味,但还是紧紧的跟在了颜徐之后。

     当来到一个院子之外,那不堪的责骂之声近在迟尺,颜徐就知道,自己找到了。

     她大步踏入,看见的却是一个混乱的场景。

     三四个下女穿着麻布素衣,在后面低着头,不敢动弹,而唯有一个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的下女,正跪在青石地板之上,面前是打翻的水桶,还有零星的几件衣服。面前则是一个四五十岁,长的尖酸刻薄的老妇女,正挥舞着鞭子,大声的责骂道。

 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,会有人意外突然的走进这个下人的院子中。正巧,这个四五十岁的老妇女,看样子是打算给面前犯了错的下女来一道鞭子,正呼哧呼哧的甩着面前的鞭子画着圈,接着一个用力。

     只见鞭子的尾巴朝着颜徐的面前绕去,身后跟随的宫女太监们不由得惊呼了几声。就是这惊呼引起了那院子里的注意,那妇女努力的摆动着鞭子,可惜那老妇女的鞭子是已经阻止不了了。

     颜徐却一动不动,那个鞭子的尾巴就这样在她的面前,掠过了她的鬼面面具,甩在了旁边。发出了清冽的一声。因为那个老妇女变动了方向,那个鞭子倒也是庆幸的没有甩在任何人的身上,只在空气中空甩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贵人恕罪,贵人恕罪。“那个老麽麽看着颜徐身上华丽的衣服,只当她是当今帝上或者某个后宫的亲人。也许是冲着地上的这盆衣物而来,倒是那个受罚的女子,抬眼看了看,接着仍旧俯首跪拜。

     “她,犯了何事?“颜徐淡淡的开口,那清冷的声音,似乎像是这初春的天气一般,凉凉的融进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 “禀告贵人,这个贱人,洗坏了芳茗宫的衣物,这可是珏妃娘娘贴身女官的衣物,这,这可是重罪呀。“地上的老妇女,正叨叨的数落着这个下女的罪状。

     颜徐却没有兴趣听下去,只是努力,认真的听了几句,就抬脚,走到了那个下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 那个下女看着自己眼前精致的鞋子,一个八九岁女童的小脚,精致而小巧,这下女匍匐的眼光,不由得放了柔光。

     “汝,唤做什么名。“颜徐打断了老妇女的叨叨,径直开口问道面前这个上了岁数的下女。

     “下女,名唤知春。“这个女子,不卑不亢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也许就是这样不卑不亢的态度,在这个底层的院落中,才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“汝,愿意来吾的宫中吗?“颜徐开口,这一句话,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惊呼。

     “下女,不愿意。“这个回答,更加引起了所有人的另外一种诧异。

     颜徐倒也不觉得意外,她缓缓的蹲下来,脸靠近着下女的耳旁,轻轻的说:“吾知道,汝有一个跟吾同岁的女儿,对吗?“

     只见跪拜的下女,浑身一个颤抖,颜徐目光平静的说:“吾与汝做个交易,用汝的女儿,换来自由。汝没有选择,因为,两条路的尽头,都是死罪。私怀罪臣后代,是死罪,得罪了吾,汝,也是死罪。“

     颜徐缓缓的站了起来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不同的却是,那个下女,浑身,都在努力的克制着,颤抖。

     她的眼神,油温柔,变成了惶恐而绝望。

     那院子中的九岁女童,天天藏在床板之下,也是藏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 “待会儿,吾的马车会过来接汝。“颜徐并没有想多说什么,在场的人虽然困惑,却不敢问。但那老妇女却说不怕死的问了:“贵人,不知贵人接走知春为何事,若是接走了,这,这衣服的事情,谁来担。“

     “祭祀。“颜徐缓缓的转头,冷冷的看向了那跪在那里的麽麽。

     麽麽只觉得浑身一冷,如同掉进了冰窖一般。这冰冷的眼神,带着不止的寒气,还有那洞穿人心的冷冽。

     只要对上了,就似乎被盯上了一般,被命运。

     颜徐走了,如同来时一般,不带走任何的东西,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 但是她知道了,至少,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接下来,就只剩下,帝上了。

     此时的花园中,王珏正邀着裘圆圆坐在凉亭之中,看着身旁的未名湖,还有几株开得盛的牡丹,正喝着茶。

     徐贵妃称这自个儿身体抱恙,并没有前来。也是,对于徐贵妃来说,能进宫中便是足够了,根本不在乎是不是得宠。

     倒是裘圆圆还有王珏,她们说白了,都是冲着皇后的位置去的,两人的长辈同在朝,相互较量攀比之心,自然有的。

     只不过目前来说,该是王珏获胜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听说昨日帝上,去了姐姐的宫中,姐姐真是好福气。“裘圆圆开了口。

     “这不是自然的吗?不过妹妹也别急,不久,自然就轮到妹妹了。“王珏微笑着品味这手中的茶水。最新款式的珍珠耳环,正三五个的戴在了王珏圆润的耳垂上。

     “可是昨日有些下人,竟然说帝上后半夜竟然去了祀天殿。你说,这些下人,真是乱说话。“

     王珏听后,脸色不由得黑了黑,但是很快,又保持住了自己的微笑说:“这说的确实实话,后半夜,祀天殿传来了消息,说有国家大事与帝上商量,我们后妃,本就该鼓励帝上以国事为重,难道妹妹不这么想吗?“

     “自,自然,姐姐说的是。但是姐姐不怕,毕竟那巫使也是皇后呢。“裘圆圆勉强的撑住了自己的笑容,想不到,被王珏给圆了回来。

     “妹妹可不能如此说,国事当先,这话若是让帝上听见了,可不好。“王珏严肃的说

     “姐姐果真大肚,不过今日,总没有什么大事了吧,妹妹祝姐姐早日与帝上圆房。“说完,裘圆圆拾起了酒杯,想要敬上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承妹妹的吉言,待到姐姐圆房后,自然就轮到了妹妹。“王珏笑着说。刚想一饮而尽,却听到耳边传来了裘圆圆小声地惊呼:“诶,那不是皇后娘娘吗?“

     王珏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转头,发现那朝着花园前来的,便是昨日抢了帝上的那个小丫头。说王珏不气,是不可能的,尤其,王珏还是个高傲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