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三章 王珏落水
    不论是巫使,还是皇后,王珏与裘圆圆都该起身行礼,而她们也确实这般做了。

     “参见巫使大人,参见皇后娘娘。“两个人在颜徐靠近之时,一前一后的行礼问好,这看似两个称呼,实则却为一个人。

     颜徐点了点头,刚想经过,却突然停住了步伐,眼睛不自主的看向了那貌美的王珏。

     王珏被这样的眼神一看,也觉得浑身怪异,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,确认没有任何异样,才抬了头。

     “汝身上很香。“颜徐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 “多谢巫使大人,皇后娘娘夸奖。“王珏微微的点了点身子,心里想,本宫天天用上好的香料熏着衣服,用上好的花瓣沐浴着,当然,这个就算是颜徐来要,自己也断不会给的。

     王珏打定了主意,等着颜徐的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 “汝身上,有南临的味道。“颜徐的下一句话,却让原本自豪的王珏出了一身的冷汗。南临?香料?难道是那个瓶子?自己可没有打开过,怎么会有,这个小丫头,不会发现了吧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千百种的想法在王珏的脑海里飞过。但王珏可是王岑从小训练起来的,立马镇定了心思说:“巫使大人,皇后娘娘多心了,也许是王家自己调的香料,有一两种是产自于南临的吧。“

     裘圆圆一句话没有说,倒是两只眼睛看着王珏。

     王珏原本想说些什么话,这一下子倒是全都说不出来了。明明只是个八九岁的小丫头,却总摆出盛气凌人的模样。不行,王珏知道,这样下去,自己就一辈子翻不过去身,只能硬着头皮主动了。

     王珏上前一步,道:“巫使大人,皇后娘娘是在花园散步的嘛?开春的花园,最为美丽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吧。“颜徐看着王珏,王珏挡住了自己前进的路,自己只得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您看,我们都是帝上的后宫之人,按理说,就是自个家的姐姐妹妹。就该互相照顾,您说对吗?“王珏表面上客客气气的,心里头,却有了主意,朝着玉春还有几个从王家带出来的宫女看了看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这个亭子临着湖,欣赏美景,自然是好处,但坏处也有,就是离水实在是近了些。看见王珏的目光后,宫女们,自动的将靠着湖的位置,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 王珏边说话,边用手撩拨着自己的耳环。

     “所以?“颜徐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我有个不情之请,皇后娘娘,您看,您的年龄比我们都小,私下里,我们能不能唤您做妹妹?“王珏不动声色的将耳环上的珍珠,丢向了颜徐的身侧。

     裘圆圆的眼睛一直来回的看着两个人,也没有注意到,这个掉落在地板上的几粒珍珠。

     颜徐认真的看着王珏,就这样,认真的看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论地位,吾大于你,论官阶,吾也大于你。为何要让汝等喊妹妹?“

     颜徐认真的回答,就是这句话,用着认真的语气回答出来,才让人倍感讽刺。连裘圆圆的眼睛都不自主的瞪圆了,看戏一般的看着王珏。

     果不其然,王珏的脸上,就像是颜料一般,闪过了五颜六色的色彩。怪也只怪王珏太过于大胆了。

     “是,皇后娘娘说的是。“王珏咬牙切齿的说,对着身旁的宫女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 只见那个宫女端着茶水垂眼朝着颜徐走了过来。这个时候的裘圆圆内心正窃喜着,虽然此时的自己无法跟王珏比肩,但看见王珏吃瘪,这样的心情还是不错的。于是低头拿起了茶杯,正想喝上一口,完全没有注意面前发生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 那个宫女缓缓的朝着颜徐那里走去,到了伸手能够够到颜徐的地方,突然很刚好的就朝着前方跌倒。

     滚烫的茶水,朝着颜徐面上洒去。周围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惊呼的看着面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 扬起的茶水中,颜徐仍旧目光平静的看在空中停留的水珠。

     扬起的茶水中,王珏扬起的嘴角已经完全暴露了,此时她的心情。她等待着最后大快人心的场面。

     扬起的茶水中,裘圆圆则捧着手里的茶杯,双眼瞪的老圆,嘴巴却没有张开,可见,她是惊讶,诧异,但也就剩下这些了。

     宫女脚上踩的珍珠有几颗,被摩擦到了颜徐的脚边,颜徐淡淡的向前一踢,很淡定的向后退了两步,虽说只有两步,但王珏却也着急,情急之下,竟然想要伸手抓过来,理智却想要制止身体本能做出的这个令人怀疑的动作,就这样一前一后,让王珏踩上了自己掉下的珍珠,一回头,那滚烫的茶水泼向了自己,王珏本能地拿着自己的袖子挡住泼来的茶水,人才刚站稳,之前那摔倒的宫女竟然一个撞击,将王珏硬生生的撞进了水中。两个人同时双双落了水。

     扑通两声虽然不大,但却让所有的人惊起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“愣着干嘛,快,快救人啊。“还是王珏身旁的玉春最先反应过来,尖声大叫,这才有两三个侍卫跳入未名湖中。

     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变故,亭子中的人都半晌说不出话,原本大家都以为会是颜徐遭殃,没想到,下一个的受害者,竟然变成了王珏。

     裘圆圆更是惊讶的连嘴巴都张开了。她好不容易才将视线从湖上,转到了亭子中,颜徐的身上。

     正巧,颜徐,也微微转过了头,目光相互对上。明明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丫头,裘圆圆却在那双眼眸里看不到一点的波澜。那鬼面面具在此时,显得异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 难不成,这个女童,早已知道了?裘圆圆自然能够发现王珏的用心,此刻更加怀疑,这个颜徐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颜氏后人,是不是早已经知道了,将会发生的一切,若是这样,就太过于恐怖了。甚至要比十个王珏都来的恐怖。

     裘圆圆手中的茶杯不自觉地发出着科科的声音,连裘圆圆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与颜徐对视的目光之中,裘圆圆只觉得周围的吵闹之声如同身外之事,在周围响起,却没有进入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 颜徐缓缓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,微微一笑,掠过了裘圆圆的身旁,离开了亭子。

     裘圆圆的腿脚微微的发着抖,过了许久,才吞咽着口水,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那个时候王珏也浑身湿淋淋的被救上了岸。一上岸,就被玉春等的宫女搀扶回了宫中。

     一下子,周围的喧闹声随着王珏远去,裘圆圆还有几个随行的宫女仍旧坐在亭子中,周围微风习习,花骨朵儿随风摇摆,偶尔发出了枝叶晃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未名湖前,又重新恢复了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