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百五十六 大结局
    太平

     颜徐站在久别的祀天殿前,看着天空上的云卷云舒,内心却充满了茫然,第一次,感到如此的茫然。

     十岁那年,自己被劫持到了西玄,自己没有害怕,对于自己想做的事,一直都没有任何的迟疑,更别说茫然了。

     十四岁那年,对于重新踏上太平的土地,自己也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 十五岁,自己停留在这留存了百年的祀天殿门前,自己却茫然了。

     自己生来,便知道,颜徐的一生会跟随着那太平帝王的脚步,他想要的,就是自己愿望的尽头。

     一直以为,自己是为太平而生,为天命为己任,传道于世人,传道于己。当那一天,结局真的到到来之后,自己又要做些什么?当西玄和太平真正重新统一之后,自己,这后半生又将为什么而活?

     天命没有告诉自己,那么谁来告诉自己呢?

     颜徐踌躇着,害怕着,茫然着,担忧着。

     是啊,自己到底是谁,是太平的巫师,还是太平的皇后?

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“耳边不知道何时,传来了温柔的声音,颜徐自然认得,因为,那是她从小在梦中听见的呼唤,那是从小,在她梦中出现的面容。

     “寡人的父皇,曾经跟寡人说过,国家治理,本就不需要巫使,勤政爱民,只要民心稳固,国家自然稳定。“

     颜徐没有开口,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 “于是我问,父皇,那为何,太平有巫使呢?父皇说:巫使?巫使,承载着天命,承担着百姓的信仰,还有帝王的信仰。那个时候的我,不懂,什么是信仰,但是我记得父皇的眼神,信仰,就是羁绊,一个无法放开的羁绊。其实在帝王的心中,天命,只是个借口,只是个前进,或者后退的借口。国家便是百姓,所有的百姓根本不在乎帝王姓什名谁,他们要的只是安稳,朝臣要的,只是赏识。“龙骧看着天空,说着说着,就不再有了寡人二字。

     “那么汝呢,汝,想要什么,你,想要什么?“颜徐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 龙骧看着颜徐那幽深的眼眸。微笑的说:“你记得吗?你八岁那年,就问过我这句话,现在我可以告诉你,我想要的是,你。“

     “我?“

     “是,你,轮到你的选择了,你是要以颜氏的名义留在寡人身边,寡人便让祀天殿,万世为尊。或是以寡人皇后之名留在寡人身边?“

     “那你能给吾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我。“

     颜徐看着微笑着的龙骧伸出的大手。

     她看了看那高耸威严的祀天殿,又看了看龙骧温柔的大手。她勇敢的做出了她的选择,她第一次的选择,她把手,放入了龙骧的大手之中。

     冥冥之中,祀天殿的顶端,似乎发出嗡嗡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 这个就是命运。

     芳馥宫中,

     几声尖叫在宫内回荡。

     “玉妃娘娘,加把劲,看见头了,快,快,孩子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哇哇,哇哇。“一声响亮的啼哭之声划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是个男孩,是个男孩。“玉娇激动地喊着,眼角带着泪花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“王玉脸色苍白的看着那个孩子,眼神之中,满是幸福。

     “娘娘,你还好吗?王老正等在外头,硬说要看看孩儿呢。“玉娇道:“老爷和夫人,也在赶来的路上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嗯,帝上呢?“王玉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帝上的旨意已经等在了门外,王喜公公说,帝上封了小皇子为王爷,赐了一座府邸呢。后娘娘为小皇子在祀天殿准备了洗礼,等到小皇子百天后就举行。“

     “嗯,帝上对我们的恩惠,实在太多了,我,我要去谢恩。“

     “娘娘你别想这么多了,先好好休息吧。帝上特意交代了,让娘娘好生休息,这后宫之中,只有你一个娘娘了,伤不得身子,等到好了,去祀天殿拜拜,定是受了保佑。“

     “好,我记下来。“

     “哎呀,小皇子又哭了。“

     “抱来,我看看吧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玉妃娘娘。“

     皇城之中,传来了一阵婴儿嘹亮的啼哭之声,久久未曾停歇,那声音穿过了半个皇宫,在空荡的祀天殿里回荡着。

     天空之中,彩云毕现,这似乎预示着一个新故事的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