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side id="OEUHKLJ"></aside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十三章 男孩子应该等女孩子的
        珊礼带着金夏一起到小溪边淌水玩儿,在农村的夏日里,能到小溪中淌水玩已经是非常惬意的事情了。

         平时因为学习的原因,只有周末能出来玩儿,而周末大家又都不约而同的来溪边了,原本静谧温柔的小溪在一群孩子到来之后瞬间变了味道,完全不是它现在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在溪边挽起裤腿,站立在水中,摸鱼,打水漂。火热的日光从天际打下来,将他们的影子变成了温柔的剪影,流淌在这条时光的溪流中。

         两个好朋友心照不宣,都将对方保存在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一起玩得忘了时间,一身玩得浇湿。等两人玩累了爬上岸,两双脚的脚趾头已经泡的发白了,皱皱的指头摸起来手痒痒的,心也痒痒的,让人不住想沉溺在这条溪流里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候的太阳已经临近地平面了,傍晚时分的太阳卸下了她的刚强,如同卸下战甲的花木兰,回到家以后,还是个善女红贴花黄的女儿家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看着太阳快要落山了,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,便匆忙穿上鞋子跑回了家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原本安静的走着,不知怎么就飘出了一丝尴尬的味道,尴尬的气氛两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打破。珊礼看着金夏安静的脸,眼睛一转,忽然的就想捉弄一下他。

         “谁跑得慢谁就是猪八戒!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大声的喊了起来,话音刚落就飞快的跑了回去,只留金夏一个人在后面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就走了……”金夏看着珊礼远去的背影,有一种受到了报复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今早上的她,就是他现在的感受,这种被抛弃的感受。

         金夏在路上慢慢的走着,看着自己的影子越拉越长,要戳到地里去。

         另一边珊礼卯足了劲儿跑到家里,喘了几口粗气就跑回了家,家里没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诶,妈怎么不在家……肯定还在金夏家,先去看看!”她转过身去,就走到去了金夏家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说金夏妈妈呀,咱们就这么说好了啊!明天一块儿去,好好治治这帮臭崽子!”珊礼刚准备敲门,就听到了妈妈的声音,妈妈的嗓音本来就大,在这件静谧的小房间里面更显得响亮。

         听见妈妈的声音,珊礼准备往里走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,鬼使神差的蹲在门口,贴着门板,想要听听妈妈他们交谈的内容。

         她听见妈妈接着说:“说真的!今天要不是你们家金夏,我们丫头就又要挨一顿委屈的打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干嘛老打她呀,孩子光打是没用的。”金夏妈妈柔和的声音传了出来,向珊礼妈妈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也不想啊,”珊礼妈妈回答,“可我就不会什么东西,肚子里没什么墨水,我怕我的这些歪理给孩子学去了,孩子被人笑话,说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气的动手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可这话糙理不糙啊……大姐,孩子好歹是自己身上的肉啊,你怎么就舍得打她呢。”金夏妈妈打断珊礼妈妈的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哪次我看见她一身伤回来我不难过啊,但她就只知道去捣乱,我也没办法啊!”珊礼妈妈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喝水,“你们家金夏就不一样了,懂礼貌,嘴巴甜,还会给我们讲道理。今天他和你过来跟我讲的那些话,听听我都觉得对我们家丫头愧疚的不行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所以说,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最好不得了。咱们村子里面的长舌妇可不在少数,那群孩子这样说金夏,肯定是有个不当职的家长在后面教着呢!你可不能忍喽!你要是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,我帮你去!反正我脸皮子厚,也不怕他们那些婆娘,我早就气不过他们了!”珊礼妈妈越讲越气愤,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,把珊礼吓得够呛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赶忙溜出金夏家,坐在院子门口准备等金夏回来,心却还没有平息下来,迷迷糊糊的,满脑子都是妈妈刚才的话。

         我还以为妈妈就是不喜欢我呢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妈妈也是心疼我的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妈妈听到那群小孩子骂我也难过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妈妈是怕我被看不起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……金夏真好!要不是他,我就没有这么多原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看着太阳的轮廓,怎么都离不开眼睛,想把脑子里的东西都倒到太阳上面去晒一晒。

         要是我早些明白就好了,也不用难过那么久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默默的想,但她知道,如果她早些知道的话,可能就没有金夏这个好朋友了。

         远远的,她听见金夏在喊她,声音忽远忽近,在静谧的乡村傍晚的空气中,荡起了一层涟漪。

         她转头看着金夏走过来,满头大汗,手上抓着一束无名的白色野花。

         “呐,给你的!你可别再生我的气了!再生气,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哄你了……”金夏走到珊礼面前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把花递给珊礼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看着这个努力安慰自己,却满身伤痕的男生笑了,伸手接过了花,说道,“我们是好朋友嘛!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的!永远都不会的!”然后捧起花深深的闻了一口,抬眼看着金夏,笑眼弯弯,“还有,谢谢你的花!”

         两人在门口又坐了一会儿,等到妈妈各自叫他们回去,他们才各回各家,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珊礼照常被妈妈叫了起来,迷迷糊糊准备穿衣服,却看见有个人站在床前对她笑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起得这么早?”珊礼看见金夏笑眯眯的脸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 “妈妈说不能让女生等,男孩子就应该等女孩子的!”金夏回答道,脸上浮起了一层红霞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点点头,放下蚊帐,换好衣服,下床洗漱了一下就准备走了,饭也没吃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妈妈热了饭,准备叫珊礼吃饭,却看见女儿跟着邻居家的小子准备出门,连忙叫住了她,“诶!珊礼,不吃饭了?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见妈妈的声音,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吃饭,叫了金夏一起,吃了饭,两家人才一起晃晃悠悠的去了学校。

         接着又是一场家长之间的腥风血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