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side id="OEUHKLJ"></aside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十四章 中伤的话,说出来就是犯罪
        一行人走到学校,学校里的同学们早就做起了早读。

         他们在路上故意等了一会儿,为的就是等他们上课。

         毕竟,孩子们都在学校里面上课,公然在所有同学面前闹大了对孩子们影响也不好。

         当然,珊礼用脚趾头都想的到,这种事情,绝对不是妈妈能够想到的。

         在珊礼心中,妈妈会做的,只有以暴制暴。

         两位妈妈先将珊礼和金夏送到教室里,仔细叮嘱他们要好好在教室里呆着,别乱跑,就风风火火的走向了教室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进教室的时候忍不住往窗子外瞟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 曾经看着面目可憎的灰色栏杆和水泥地板,现在看起来,却像邻居家阿姨和她说过无数次的T台红毯,就连这两个为孩子操劳了半辈子的女人,身上也被镀上了一层金光。

         不管了,就这样一辈子被他们囚禁吧。孙悟空偶尔当当宠物猴,滋味也挺不错的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转过头去,暗暗压住自己心中的愉悦,伸手拉紧了书包带,大步流星的走向自己的座位。

         后来的时间,珊礼都是在和金夏的讨论中度过的。

         前一天的作业不多,但是原来没有打好的基础还是让珊礼好生为难了一把。

         这些个加减乘除,怎么就这么难呢!

         她认命的趴在桌子上演算,不正确的握笔姿势和不知轻重的写法,让她的中指和食指变得通红,手在不断的与本子摩擦下,也变得黑亮黑亮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诶你说,不高兴他家长会不会欺负我们妈妈啊……”珊礼抓着笔,小小的身子歪曲着蹭了金夏一下,眼神胶着的看着窗外。

         金夏看了珊礼一眼,一边拿起橡皮擦默默擦掉因为珊礼的碰撞而写歪出去的字,一边安慰道:“那有什么的,你不是说不高兴爸爸特讲理吗?肯定不会怎么样的,况且是在学校,谅他们也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个杀千刀的!怎么教的你们女儿儿子,欺负到我儿子头上来了!”

         金夏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外面传进来了一个妇女谩骂的声音,声音忽大忽小,仿佛是在有人劝阻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见这个声音就坐不住了,条件反射似的站起来。被猛然推开的桌子和凳子与地板摩擦出“吱吱”的刺耳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她飞快的跑出教室,金夏也因为担心第一时间赶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他可不知道,下一秒这个小女孩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“别说了,孩子他妈别说了!”

         他们跑过去,只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,他好像是在劝阻那个不断骂人的女人,语气中的无可奈何不言而喻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知道,是不高兴家的母老虎发威了。

         不高兴的妈妈是出了名的不讲理,就算是不高兴爸爸这样强势的人,在她面前,也要让上三分的。

         所以说,珊礼才急急忙忙赶出来,生怕妈妈吃了亏。

         不高兴妈妈看见珊礼和金夏两人跑了过来,立马就大步走过来,想要抓住他们两个。

         在那一瞬间,珊礼甚至能够看见她眼里泛的红光。

         好在不高兴爸爸抢先一步把他们两个揽入怀里,“这两个小崽子来了就好办了!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,看看是我们家两个儿子在说谎,还是你们在说谎!”

         他把珊礼他们两个送回到各个妈妈的身边,又抢了一步说了话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看着这个留着青色胡须的叔叔,就知道他昨晚肯定被这件事情闹了一宿,没有人比他更想要解决这件事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说!你们干啥和我们家两个小子打架!”

         “他们先动手的!”珊礼听到,连忙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 要是金夏说,他肯定不知道怎么应付啊,还是要我这个老手来压压场。

         “放屁!他们可说是你们先动手的!你们,这些父母就是这么教孩子撒谎的?”

         不高兴妈妈跳出来,愤怒的指着珊礼的鼻子张口就骂道,同时扫视了珊礼妈妈和金夏妈妈一眼。

         可她嘴里虽然说着骂人的话,眼中却多了一丝心虚。

         被气的通红的脸还有微微颤抖的指尖都在告诉珊礼还有两位妈妈,这个人是怎样的的无理取闹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么请您叫来您的儿子们,让他们来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,你们家家教那么好,他们一定是不会撒谎的。”金夏妈妈在旁边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 这句话分量不轻,也正戳中了不高兴妈妈的心虚源头,瞬间,对面的两人就红了脸。

         “叫……叫就叫!”不高兴妈妈放不下面子,赶忙转过头,跑向了珊礼他们教室,揪出自己两个正在墙角偷听的宝贝儿子,满脸通红的她什么也没对儿子说。

         这回能不能够扳回自己的面子,就看这两个宝贝儿子听见他们的话之后,能不能聪明一回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说!你们到底为啥打架!”她推了两个儿子一下,大声的吼出来,仿佛在发泄自己的怒火。

    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他们先挑衅我们的!”不高兴哆哆嗦嗦的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 本来刚刚就没听到多少,这回又被揪出来,他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了,只能照了昨晚撒的谎说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就是说,是你们先动的手咯,他们只是言语上挑衅?”金夏妈妈在旁边继续发问,像一个谈判管。

         “要说挑衅也是他们先的!”珊礼忍不住又补了一句,然后迎来了对面的一阵白眼。

         “要我说,就像您刚才讲的一样,”金夏妈妈走到不高兴父母面前,“孩子的什么都受父母影响,那你们孩子出言不逊,也是你们教的咯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们这两个小家伙说,你们家的两个宝贝疙瘩骂我们金夏没有爸爸,这是真的吗?”金夏妈妈说着就弯下腰看着没头脑和不高兴,

         “告诉阿姨,你们骂了吗?”

         两人原本都低着的头变得更低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沉默,就等于承认哦,”她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 温柔的声音,弄得两个孩子心痒痒的,但是又有一种害怕的情绪一直在压着他们往下,不敢回答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,莫说是你们先动的手,就算是我的孩子先动的手,我都不会多说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的孩子,做事要有理有据,就算打架,也要有足够的理由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这样对他的谩骂就足够成为他打架的理由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骂人的话,说出来就是犯罪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父母,就是那些罪恶滋生的温床!”

         金夏妈妈说出的话,温柔却又字字入人心,对的不对的,都在珊礼心中化作一摊春水,缓慢的融化。

         多年后的她再想起这件事情,也还是觉得,这个理性与感性完美融合的女子,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母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