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side id="OEUHKLJ"></aside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十七章 坏孩子该做的(一)
        珊礼在房间里面等了许久,直到外面没有吵架似的声音了——妈妈什么时候讲话都和吵架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她悄悄的将门打开了一个缝,确定外面爸妈没在了说这些事情了,她才舒了口气,大开了门。

         终于没在说了……不然到时候别人知道什么事情了,就怀疑到她的头上了……

         自从她上回被冤枉之后,就再也不敢听别人的隐私了。

         去年珊礼在村头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,躲在高高一摞金灿灿的谷堆后面,正捂着嘴“咯咯”笑个不听,没注意到后面有一群人在叽叽喳喳讨论什么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声音时高时低,只有破碎的词句入了珊礼的耳朵。珊礼虽然也疑惑是什么,无奈什么完整的信息都猜不到,她也没再去管这件事了。

         然后珊礼又蹲了一会儿,脚都蹲麻了,才听到他们讨论的声音骤然小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接着,她就被小伙伴找到了,小孩子拎着她的领子,笑得大声:“哈哈哈,我找到啦!这回你做抓的人!”

     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拉着珊礼准备跑,毫无防备的珊礼被拉了个趔趄,慌乱中,她看到那几个妇人苍白的脸,还有眼中颤抖着的愤怒。

         但是珊礼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孩子,不管她听没听到,他们都不好去找这个孩子的麻烦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了寻常的几天,突然有一天妈妈就在家里说起了杨柳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“杨柳阿姨前些日子去找哪个叔叔了你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了也有些懵,怎么说杨柳干什么事都轮不到来问她呀,但是妈妈今天这么问真的太奇怪了。

         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“没有啊……我这两天就好好的上下学,都没见过杨柳姨。”

         妈妈紧皱着眉,嘴唇紧抿,想在思索着一件天大的事情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她这个样子,弄得珊礼也很慌,看着妈妈的样子,本来自己什么事情,却也莫名的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毕竟她做过什么错事,她自己也不知道……

         妈妈在沉思中开口,“待会儿他们什么事就实话实说,一定不能说谎话知道吗?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门外就响起了喧闹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“啪啪”的敲门声弄得本来就心虚的珊礼更加紧张了,妈妈“嘎吱”一声打开本来就拴得不紧的门,本来只是喧闹的声音变得更加惹人心烦了。

         一个男子冲进珊礼家,对着珊礼就是一阵盘问,珊礼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才认出来,这是刘叔叔,杨柳阿姨的老公。

         “孩子,和叔叔说,你是不是见到杨柳阿姨和别的叔叔在一起了?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了这番话更是莫名奇妙,她都说了没见过杨柳阿姨了怎么老是又人问她啊……

         她又摇摇头,“没有啊……我这两天都没有讲过阿姨。”

         对面刘叔叔的脸立马就涨得通红,“真的没有?”他眼睛睁得老大,里面的血丝清晰可见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继续自己机械的动作,无论怎么说,她都是会否认的,没有看到就是没有看到。

         “可是刘喻说你看到了啊!他说是你们两个一起看到的!到底有是没有啊?”刘叔叔看到珊礼的动作,顿时怒了,双手抓着珊礼的肩膀,不断的摇晃,晃的珊礼心也慌慌的,但是却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解决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这会儿是又害怕又生气,没有就是没有啊!哪里还有别的可以好说的呢!

         她终于不耐烦了,心中最后一根强行拉起的理智的弦也崩断了,“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!”她打下紧紧抓住她的那双沧桑的手,可这个举动,却使得妈妈心生不爽了,原本还心疼女儿的妈妈立马跑了上来,打了珊礼后脑勺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!怎么还打起人来了啊!我没教过你是吧?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到妈妈的话穿过耳膜,给了她的泪腺一个会心一击。

         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,“我说没有就是没有!怎么不信我呢!”这时候她是愤怒又无助,想跑过去把家里所有能够摔的东西摔个精光,但是又缺乏那么一点勇气,只能够在原地流泪,撒泼。

         “咱们家刘喻是不会撒谎的!肯定就是你带着刘喻一起的,我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就不想让我孙子和你玩,还想带坏我孙子,门都没有!”

         一个白发老人站在人群里,满脸气愤,就好像珊礼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,用犀利的眼神不断凌迟着珊礼的心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一个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倔强“刘胡兰”,说什么也不愿意替别人背黑锅。

         妈妈在旁边看着珊礼没出息流泪的样子,再加上旁边人的言语激化,这时候才是真正爆发了。

         她拿起家里的鸡毛掸子就冲了过来,“你怎么还撒谎呢?就你!孩子里就你最不听话!肯定都是你乱传的!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被打得生疼,看热闹的人也把家里围得水泄不通,珊礼根本就没有余地闪躲,只有一味的求饶。

         “就是她,不然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做这种事情的啊!”被打的时候珊礼依稀听到旁边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,就像在声情并茂的,表演着只属于自己的虚伪舞台剧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被打得实在没法子了,脸上泪水干了又流,脸都干成了一块皲裂的黄土,她只得向妈妈求饶,认下自己这个莫须有的罪名,“是我乱传的得了吧!就是我!”

         这个不像求饶的求饶反惹得珊礼妈妈更加恼火了,手上的动作更是重了几分,打得珊礼直接缩成一团。

         看热闹的人看小孩子被打成这样也有些于心不忍,上前抓住珊礼妈妈的手,劝道,“还是个孩子呢,快别打了,我看她也认错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妈妈因为愤怒而红着的眼睛,也消了下来,丢了手上的鸡毛掸子,将那些看客尽数打发了回去,才关上了门,没再理睬珊礼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只能默默跑回房间里,舔舐自己的伤口。

         她知道妈妈是因为怕丢面子,并且深信是她做的,才这样打了她。

         但是并不是啊。

         难道人们眼中的坏孩子就是专门的背锅侠吗?这是什么鬼逻辑?她才不想在这样的世界继续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