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side id="OEUHKLJ"></aside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二十九章 我们两个一起吧
        珊礼一听他要求和自己一起走,便低了头转过去,当做是默认。男生也不傻,他能够拎得情什么女孩子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就像珊礼现在这个样子,就是女生们普遍默认的样子,就是让你跟上来,别掉了队。

         他追上珊礼,和他平行走着。两个人身高之间差了许多,从男生的角度看下来,珊礼的头毛茸茸,像极了一种毛茸茸的小动物。

         虽然珊礼已经长到了初三的年纪,可身高还是与同龄人之间差了那么一点,尽管她几乎每天都在祈祷自己的能够多长高一点,但毕竟意念中的成长与现实之间有天壤之别。这种事情就和云养猫云养狗没有什么本质区别,只是一个依靠物质,一个依靠想象。

     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了,我叫林生,一班的。”男生看着珊礼低着的头似乎是有点尴尬,两个人之间几乎是除了那只笔就没有什么别的交集了,会觉得尴尬也是正常的事情,只是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情商稍微高一点的人来把持局面了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听了有点惊奇,没忍住就脱口而出,“你就是林生?”

         她曾经是听过他的名字的,而这些话又是从自己最好的朋友何沛的嘴里出来的。何沛曾经不止一次在她耳边唠叨过林生长林生短的,仿佛讲多了,就能够将别人的男朋友变成自己的男朋友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对,林生有女朋友,而且那是个很优秀的女生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林生听了姗礼的话有些惊奇,看她的眼神更带了一些奇异。

         “咱么年级的帅哥我哪个不知道啊!特别是你这样的。”珊礼故意偏过头去看了一眼林生白皙的脸,将他脸上的惊异尽收眼底。

         “是嘛!我也没有多帅嘛。”林生听珊礼这样说,忍不住伸出手抓了抓头发,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任何的害羞或者是受到赞扬后的任何表现。

         因为是个自信的人啊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是真的想笑,这个人哪里有点矜持的样子,现在这样看来这人完全就是一个自恋狂。事实上,她也笑出了声,“对呀,但是你的不帅在这一片歪瓜裂枣中间就显得特别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还有你这样的,说出来的赞美还随时收回去啊。”林生无奈的放下手,眼神转向珊礼笑的有的有些过于灿烂的脸,“我就那么推辞了一下,谦虚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吗?发扬一下传统美德容易吗我……”他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,女孩脸上的笑容就像意料中的一样越发灿烂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这个人的生理结构非常奇怪,只要见到有一点好感的人,无论他是无心还是有意,想让她开心就能够让她笑的花枝乱颤。对于这些背叛自己的神经,珊礼也很无奈,但她只能尽量让自己笑的像一捧压支桃花,而不是一朵霸王花。

         珊礼忍不止压下脸上的笑容,压低了头整理面上的情绪,“话说你的绅是哪个绅啊?你爸妈想要你变成绅士吗?”她抬起头问他。

         林生脸上的笑容停滞了几秒,继而马上就被一个更大笑容冲破了。“你太有趣了,哈哈哈”他笑的大声,将周围几个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,乳白的肤色将笑容都衬得纯白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叫林生,白云生处有人家的那个生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啊,深吗?但是它好像是前鼻音不是吗?”刚刚林生解释的时候,为了让珊礼更加清楚,刻意加重了后鼻音,但是珊礼似乎还是没有弄明白,又问了一遍,“情深深雨蒙蒙的那个深是吧!”

         这回才是轮到林生绝望了,敢情他现在是遇到了一个前后鼻音不分的妹子了。他只能笑笑无奈地继续纠正,“生命的生!生命啊生命,你知道的吧!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这才恍然大悟,“哎呀,你早点说嘛!又不是谁都分得清这些东西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我怎么可能全都知道。”珊礼脱口而出的一口混账话,却莫名其妙地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微妙。

         林生笑笑,心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,活了十五年,自己还真的没见过几个这样的女生,但是这样却又异样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不是为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,而是因为另一件事情。“我和你说件事,”他刚说出那些话立马又拘谨了起来,紧张的看着珊礼。

         “说。”珊礼也不浪费时间,一般男生摆出这种姿态十有八九是做了亏心事了,肯定是自己的笔被弄坏了。

         果不其然,林生对她倒了个歉,然后才继续说“你的笔被我用完了,我到时候新买一支给你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事,用完了就用完了,就当见面礼了吧。”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鬼话,“见面礼”这个词也不是这么用的啊。但她却没有一丝尴尬的感觉,所有她说惯的谎话早就在她心中扎了根,怎么说都脸不红心不跳。

         林生虽然也觉得有点怪异,但是碍于情商,没有纠正珊礼,给她难堪。“这样啊,用了你的笔我也不好意思,我请你吃东西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 珊礼想了一下也点了头,一支笔换一份吃的,也挺值得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说的吃的,无非就是学校周边拉着三轮车叫卖的小吃,平时在家里,父母怎么说都是不给她吃的,现在拿在手里面,早就迫不及待了。她现在也顾不得形象,拿了就往嘴巴里面送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beyond?”林生突然问了珊礼一句,将食物塞了满口的珊礼为了回答,只得快速的嚼了两下就送进了肚里,她甚至能感觉到整个肠道和胃都被食物的热量灼的烫烫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知道啊,海阔天空的那个嘛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刚开始是因为beyond和她认识的,第一次见她的,就是在上一届学长学姐的毕业晚会上。”珊礼知道他讲的是吴莎,他喜欢的女生。珊礼也记得林生说的那天,那天她坐在第一排的最角落,角度最不好的一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 但是她还是感受到了她的美她的优秀,甚至觉得她们学校就没有人配得上她。

         对,珊礼就是这么一个喜欢把别人捧上天的人,甚至可以说阿谀奉承已经成为了她的惯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