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六章 宫墙之祸(二)
    茗芳宫中早已乱成了一团,勉强穿戴算是工整的王珏正在焦虑的看着正给龙骧诊断的御医。

     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,王珏就觉得害怕。甚至都还没有开始了,龙骧就突然不省人事。用着混乱中的一点清明的神智,王珏叫来了御医,还派了人,通知了王岑。之后的王珏便真的是如同浆糊一般。

     不论现在说什么,或者做什么,所有的人只怕都会认定帝上是在自己床上出了事,只求这次的帝上,真的不要发生些什么才好。难道,真的会是那个药吗?不是说,那个药并没有副作用吗?

     王珏努力的平稳着一点都降不下来的气息。等待着御医的发言。

     等啊,等啊,着有着白色胡子的老御医,似乎愁眉不展的在思考着什么,迟迟没有下结论。

     王珏感觉,像是度过了一年那么久的时间,门外突然响起了通报声,这个通报声,让王珏抓住了救命的绳子一般。

     “王岑,王老到。“

     原本,这是帝上的后宫,王岑氏没有资格在夜晚进入的,但今日,算是例外,门外的太监不知道该通报谁,只看见王喜点了点头,才放了王岑,王老入了宫殿。

     王岑一进屋,看见颤抖的王珏,就知道,这件事情,跟她必定有关系。

     王岑上前礼貌的请了安,看着王珏焦虑,似乎想说什么的神态,摇了摇头,阻止了王珏的冲动。看见了王岑的举动,王珏听话的合起了嘴巴,呆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王岑上前一步,对着御医拱手道:“李御医,不知道,帝上的身体?“

     “很奇怪。“听了王岑的话,仍旧过了一小伙,才收回了手,站了起来,叹了口气说:“帝上的脉搏,很奇怪,有点像,像是用药过盛引起的突然晕厥。但就脉象上来说,没有大碍,就是伤了身体i,需要好好调理一番,怕是没有个十来天,是下不了床了。“

     “用药过盛?“王岑只觉得奇怪,说:“帝上的身体一向不错,也没有用过药。“

     李御医看了看王珏,又看了看王岑,发现宫中并没有外人,直接道:“脉象冲而盛,不是用药过盛是什么?王老不知道,房中之药也算药。“李御医收起了药箱,并不打算听谁的解释。道:“我先走了,随后,我会让人熬好药,给帝上服用。帝上,还是回到乾天殿的好,最近这段时间,伤了身子,更不可以近女色,也见不了人。“

     “是,是,李御医放心,朝堂之中有老夫,怎么也会为帝上分担。“王岑又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“王老有这样的心是最好的。那屋先告退了。“李御医对着王珏行了礼,对着王岑拱了拱手,就退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 王岑看了看王珏,王珏连接触都不敢接触王岑的目光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王喜走了进来,对着王珏行了礼,又对着王老行了礼,恭敬的说:“珏妃娘娘,王岑大人,那小的,就将帝上带走了。“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两人还没有回应,就有几个小太监麻利的为尚在昏迷中的帝上穿好了衣物。

     王岑则是笑着说:“王喜公公,辛苦了。“

 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“王喜看着王岑拱了拱手,身子弯的更低的说:“照顾帝上本来就是小的应该做的,王大人严重了。况且御医也特意交代了帝上需要静养。“

 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“王岑跟着王喜一起走出了宫殿外,看着几个太监小心的搀扶着帝上上了辇车,还特意把帘子给放了下来。王岑这才转身对王喜说:“王喜公公,今日之事,依老夫所见,毕竟关乎帝上声誉,还是暂且压下的好。“

     王喜偷偷的看了眼王岑,随后又压低了眼帘,看着地上说:“王大人说的对,此事的确不宜多传。王大人放心,小的,还有这几个太监,口严得很,必定不会外出,小的也相信,珏妃娘娘必定也会为帝上声誉着想,不会外传的。“

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,珏妃是帝上的贵妃,自然应该为帝上所想。这点王公公放心。“王岑点头道。

     “但小的,仍觉得。“

     “王喜公公觉得什么?“

     “帝上如今的模样,必定不能早朝,静养的十几日里,这朝堂。“王喜故意拖了尾音。

     “这个王喜公公放心,王岑虽然比不上帝上,但怎么说都是一代老臣,说的话也有点份量。况且帝上生了病,静养是十分正常的。等下,老夫就派人告知各位大臣,这十几日,老夫一个个上门收集折子,送到王喜公公这里,王喜公公再交予帝上,帝上批改后,老夫再一个个的送过去。这不就解决了?“王岑不愧是聪明之人,连这个都想得仔细,

     “王老不愧是老王,那小的就全听王老的。“王喜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那,就劳烦王喜公公,尽力照料帝上了。“王岑也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“王老放心。小的,先告退了。“王喜弯着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便跟着辇车一起离开了茗芳宫。

     这一场骚动终究还是被王岑给摆平了。

     王岑一进宫殿中,王珏就不顾了身份,小跑到了王岑的面前,急切地说:“叔父,这帝上,这,不会连累了我吧。“王珏一个着急,连说话都口不择言了。

     王岑听懂了,瞪圆着眼睛,顾及着在茗芳宫,才压低了声音,道:“你还知道连累。你是不是放多了?“

     王珏低着头,小声的说:“也就加了一倍的剂量。“

     “一倍?我不是告诉你,yao

     小心,要谨慎,不要着急吗?你看看,幸好帝上只要休整个十来日,要是就此,你也逃不了关系,你死不要紧,不能连累王氏。“

     “叔父,珏儿知道错了。“王珏知道,现在认错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“我已经打通了王喜公公,他不会说,你也管好你这里的嘴巴。“

     “那朝堂那里。“王珏知道,此事的帝上是上不了朝堂的。

     “自然有我。你就不要插手了,你若是有空,抄点心经,也不要慌乱,更不要动气,这些流言传个几天,也就没事了。毕竟,帝上是从你宫里抬出去的。说不定,这反而是件好事。“王岑拉了拉自己的山羊胡子,思考着。

     “叔父,你说什么?“王珏并没有听到王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王岑也不愿意开口,说:“你只要记住我的话,就行了。好了,我要准备下,出去打理了。“

     说完,王岑便快步的离开了茗芳宫,自己必须得在天完全黑之前,将信息传到每个大臣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 祀天殿中,知春正颤颤巍巍的坐在祀天殿后殿的位子上,看着自己女儿身上穿着颜徐说的衣物。不知道,颜徐,巫使到底想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没一会儿,从寝宫里,走出了一个穿着小太监衣服的人,仔细一看,那不就是延续吗?

     知春看着这个打扮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颜徐道:“吾已经将所有的宫女打发了,对外说,吾要闭关。自然有人将吃食送来宫中。从今天起,到吾回来你就是吾的贴身女官,而她,就是吾。“

     这下知春听懂了,颜徐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假扮巫使。

     “不可,这万万不可,若是被帝上知道了,可是死罪。“知春腿脚有些发抖,要冒这险,还不如之前的生活。

     “知道了是死罪,对汝,怎么都是死,若是成功了,那将重新拥有自由,出去,过上安稳的生活,汝,自己选。“颜徐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看着知春犹豫的眼神,颜徐,知道,她,答应了。

     知春是个聪明的人,又是饱读诗书,能够将自己女儿,养到八岁,还无人知道,这本身就是难得之处。

     这下,颜徐,可以安心的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