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九章 寻芳楼
    隔天的抚州城,夜幕还没有完全落下,清晨的光芒也才天边微微的出现,就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寻芳楼前。寻芳楼前寂寥无人,原本打着哈欠的伙计,看见马车的到来,一个精神头儿的跑到了马车前面,鞍前马后的对着马车上的人献着殷勤。

     马上下来的一个类似商人打扮的中年人,从马车上走了下来。他手中的扇子挡着脸,旁人看不全他的容貌,伙计只是一摆手说:“客人,三楼已经为您备好房间。“

     语气异常熟络,但称呼上,却用了通用的客人二字,可见,这个男人又是一个不肯透露自己身份的神秘人。

     “赏你的。“中年人哈哈大笑,丢下了一定银子,伙计连忙双手接住,低头哈腰,迎接着这个贵客进入了还没有喧闹起来的花柳之地。

     身后刻着精致花纹的马车就这样被拉向了后院。后院的门缓缓的关了起来。周围仍是寂静一片。不知道哪家传来的几声公鸡的啼叫声在抚州城的上方回荡着。

     抚州城,算是几个小县城的流通中心,周围的城镇都环绕着抚州城,也许是因为靠近西玄,这里偶尔会出现的西玄的商人,乃至东疆南临的人,也是不足为奇的。

     寻芳楼则是位于花柳巷中,原本的灯笼一个个都被灭去了灯火,门前那马车的碾印让人知道,不久前的寻芳楼算是门客盈余的。

     但是来到寻芳楼的人呢,不仅仅是想寻花问柳,也不少文人墨客,在这里听听靡靡之音,享享美人之乡。

     但这正朝着三楼走去的中年人,却两个都不算,但也两个都算。

     寻芳楼很大,唯独三楼,才算是被精致打扮过的,往往只有寻芳楼最受欢迎的女人,才有资格居住在三楼。寻芳楼分了很多个楼阁,相互交错,有意思的是,每个楼阁的三楼,只有一间房间,且相互隔离,那些个贵客们,谁也见不到谁。

     走到了三楼,周围的房间里的灯光都是灭的,唯独三楼的灯火才刚刚亮起,似乎为了迎接贵客的到来。

     那个中年商人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那门,门支呀一声打开了。里面正坐着一个长相美艳,身段比起王珏,还要丰满。快要撑破衣服的的胸部,如同水蛇般盈盈可握的腰肢,哦,对了,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,都让男人能够即刻倾倒在她的衣裙之下。

     “叶大人。“那美艳女子,含着盈盈秋水,朝着叶思远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叶思远立马笑着伸手在美艳女子的胸上抓了一把,笑着说:“美人,有没有想我啦。“

     “那当然,叶大人也出去了好几天了,美人每天独守空闺。“那美艳女子,作势啜泣了几声。

     叶大人坐在了椅子上,笑着说:“美人不哭,不哭。不是还有清若配着你吗?“

     身旁正端着热茶走过来的清瘦女子,清秀恬静,微微一笑,将热茶搁在了桌子上,对着叶思远说:“姐姐还是更想叶大人的。去了安阳城,也有六七日了,大人可是休息了?“清若语气清冷,却也是贴心懂事的。

     一个火热,热情,一个温柔,恬静。怪不得叶思远一直养着这两个女子。

     叶思远喝了一口递过来的茶水,温热的恰到好处,笑着说:“还是清若懂事呀,我刚去了趟常州,安排好了,就赶了过来,这不是,来你们这里休息吗?“

     “事情可是顺利?“清若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自然是顺利的。听王老说,帝上选了个八九岁的女童为后,听说那女童还是颜氏的后人。清若呀,我就想不通了,只要你想,我很乐意跟王老推荐你入了宫。你的容貌,还有知识,定能脱颖而出的。“

     “清若求的不是荣华富贵,清若知道,若是清若的,那自然,会来到清若的身边。“徐清若微微一笑,犹如外面的月光,一样的温和。

     叶思远点了点头,站了起身,怀抱着那美艳的女子,走到了清若的身边,在她耳边暧昧的说:“若不是你说了你的计划,我早就想把你抱上床了。不过要是什么时候想要了,再跟大人我说说。“

     叶思远一脸淫笑的看着清若细腻的脖子。

     清若微微一退,假装害羞的点了点头,说:“那清若就不打扰大人和姐姐休息了,清若告退。“

     “去吧。“叶思远手一挥,就带着那美艳女子走向了床榻。

     清若退了出去,门顺势拉起。

     走过了转角,自己的房间便在那头,两边的门虽然隔得远,但墙却是连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 清若进了房门,坐在了椅子上,半眯着眼睛,手微微打开,大拇指一点点的像是算命一般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 突然,她睁开了眼睛,嘴角扬起,丝毫没有刚才的温柔,带着却是邪魅的笑容。自言自语道:“该来了。“

     这个时候从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喘息之声,让清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伸手一挥,那有段距离的窗户却突然砰地一声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天空已经蒙蒙的亮了。

     抚州城城门才刚一打开。一辆破旧的马车,也缓缓的开进了抚州城的城门口。停在了那几乎荒芜的镇府司衙门前。

     王亮率先跳下了马车,看着这虽然位于闹街之上,门口不仅毫无卫兵把手,甚至门前的杂草丛生,毫无品类可言。

     也许是时辰尚早,再加上闹街中无人,更显得这个府衙十分的破败和孤寂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我们还是,走后门吧。“王亮转头,对着撩起了帘子的王仪道。

     王仪也是上下的看了一下,点了点头,放下了帘子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来到小巷的后门,还算显得干净,王亮尝试得推了下门,发现门是从里面给拴上了,意味着里面还是有人居住的。

     王亮惊喜的用眼神,跟刚下了马车,来到自己身边的王仪分享了下这个最新的发现。然后抬手,敲了敲三下。

     “请问有人在吗?“

     王亮就这样呼喊了几次,约莫三四次后,才听见了人的脚步声。门一下子打开了,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胖妇女。

     “谁呀,你们。“这个中年女人穿着干净整齐的粗布麻衣,上下打量了下两个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“在下王亮,这位是我们家先生。先生是帝上派来的抚州巡使。“王亮笑着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王亮的眉眼生的虎,看起来就是那种大大咧咧,十分豪爽的青年人。这拱手一比,倒是让中年妇人松了松眉眼,不再多有敌意。

     “巡使?就是之前死的那个职位?“中年妇人又上下的瞧了瞧面前这个并不出众,打扮也不考究的王仪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官印。“王亮亮出了帝上的官印,那中年妇人,才侧过了身子,让两人进了后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