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九章 王珏献魅
    后花园,是通往帝王后宫必经的路之一。趁着夜色未起,天色微暗,龙骧身后跟着王喜,悠悠然的漫步在后花园之中,只听见,后花园的某一个地方,响起了轻微的乐器之声,在花丛之中,竟然别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 龙骧很自然的就被这丝竹之乐吸引,朝着那头走去。

     只见在后花园中的亭子里,身旁两三个乐官正奏着美妙的音乐,身旁的石头桌子上,搁着几样美味的糕点,茶水,而王珏则身穿着红色薄纱,露出美妙的身段,还有细腻的手臂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王珏的舞蹈确实是出众的,每个举手投足,每个舞腕搭脚,腰肢,发髻上别着的鲜花,甚至还有衣摆的褶裙,都随着她的动作化成美妙的舞曲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她的眼神,忽而侧身垂睫,忽而婉转娇羞,都表现得细腻妥帖。

     甚至连不远处,跟在颜徐身边的宫女们都不由得发出赞叹的低呼声。

     “天啊,珏妃娘娘真是太美了,就像是宫中的牡丹一般,若是我是男人都会爱上的。“宫女正低着头,小声的跟着一旁的宫女说这,没想到却入了前头颜徐的耳朵。颜徐开口问道:“男人,都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吗?“

     那名宫女有些惶恐,又有些尴尬的走了出来,福了福身子,低着头,口是心非的说:“奴婢,奴婢,不是这个意思。“正想着该怎么圆回来,偷偷的瞧了颜徐一眼,而颜徐正好看着她,眼睛专注,似乎在等着她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 不知道为何,这位宫女却说了实话:“珏妃娘娘面貌美艳,虽说比不上颜氏巫使大人的倾国绝色,但是身段丰满,男人,应该更喜欢这样的女人吧。“一说出口,这位宫女像是恍然般急急的遮住了自己的嘴巴,诧异自己刚说了什么。看到颜徐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,又重新归回了队伍中。

     颜徐缓缓地转过了头,很认真的看了看那里跳舞的王珏,又很认真的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身材。

     然后不自觉的嘟了嘴巴,自言自语道:“男人,都喜欢胸前有西瓜的女人吗?“说完还确认了下,自己还没有开始发育的身材,安慰自己说:“吾是有容貌的人,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,对,就是这样的。“

     随着音乐,龙骧踏进了亭子的周围,他一眼,就能看见在亭子中正忘情跳着舞的王珏,视线不自觉的停留。

     那一袭跳动的红衣,不得不说,确实有着吸引所有男人的资本,就连没有多少情欲的王喜都多看了一眼,更别提周围的侍卫还有太监们了。

     王珏本就是看着那头,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龙骧的视线,那停留的目光,让王珏心中不由得更加自信,舞动的更加卖力,眼波流转更加妖娆。

     “珏妃娘娘的舞姿果真如太平民间所传,舞动九天之势。“刘公公适时的在龙骧身边感叹道。

     “确实。“龙骧点了点头,非常中肯的肯定了王珏的舞姿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是巫使皇后娘娘。“王喜在龙骧的耳边低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 此话一出,龙骧的视线毫不犹豫的转向了亭子的另外一侧。一转眼,便毫不悬念的对上了颜徐看向自己的目光,平静,安稳,跟王珏时刻流转的眼波不同,颜徐的眼里,没有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 她看着龙骧,待到龙骧出现在自己视线中,她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到他的身影,这对于她来说,说是能力,更像是本能。

     旋转的王珏自然也看见龙骧偏移的眼神,顺着视线看见,那一头,站着赫然就是皇后。王珏心中一股无名之火,为何哪里都有那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 “哎呀。“王珏一时心急,脚踩到了未完全扬起的衣角,软软的摔倒在了地面上,也就是这个哎呀引起了龙骧的注意。

     “珏妃,没事吧。“龙骧大步踏进了亭子中,伸手,却仅仅只是伸手了而已,看似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没事,帝上,臣妾,没事。“王珏目光中流露着诧异和欣喜,随后便是为之而来的较羞,软软的说道。王珏在玉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歪歪的带着心机的倒进了龙骧的怀里。

     这一切看似心机重重,在肢体上确实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 龙骧并没有拒绝这个带着心思的投怀送抱,毕竟对于龙骧来说,男女之事,也并未完全不解。女人,对于帝王来说,不仅是舒缓欲望的对象,更是权势的棋子。

     王珏就是这样一颗,王氏,安放在自己身边的棋子。

     龙骧顺势抱住了王珏的腰身,王珏柔软的腰身更加贴近了龙骧,侧着脸,王珏的眼神还有微笑都朝着颜徐,看似无害,实则挑衅。

     颜徐的表情,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,身后的宫女也忍不住窃窃私语道:“谁说珏妃娘娘不得帝上宠爱?“

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“

     这声音如同蚊虫一般细小,几乎是用了一点点的喉息说出的。看来,大家对于颜徐的皇后,并不太当真。只是当了个皇后的架子,帝上,怎么可能会宠幸一个八岁的女童?况且这个女童唯一的后台,便是颜氏的血脉,一个在前朝就被废而后立的巫使名号。

     “帝上,臣妾自知帝上万里日机甚于疲惫,故在此花园中设立小宴,且有歌舞相伴,让帝上忘却朝政烦恼。“王珏娇羞的直立了起来,软软的说。

     “贵妃,有心了。“龙骧负手而立,点了点头,他不会拒绝这次的宴会,更没有理由拒绝,若是自己想要重新夺回太平的政治权利,那么王岑,王家,是一个必须逾越的高山。

     龙骧坐在了那摆放着精致小点的石桌前,王喜自觉地上前,替龙骧斟上了一杯八分满的茶水,那是花茶,清香扑鼻。龙骧却未曾仔细闻过,眼角的余光趁着王喜斟茶的时候,看向颜徐原本站的地方,如今,却只剩下含苞待放的花草了。

     龙骧放在膝盖之上的拳头握了劲,又微微的放松,这才舒了口气,仔细的品味了下面前的花茶,道:“这茶,确实是香,不过不像是宫中的。“

     “是叔父家里人自己酿的,若是帝上喜欢,臣妾下次再回王府,带点回来?“王珏小心地说,有些讨好之意,却也有点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 “贵妃本就是王府之人,虽说嫁到了宫中,也不该忘本,有机会,是该多回去看看,省的王老有话唠叨。况且王老也是对先帝有恩之人,多带些东西,走动,别失了礼。“龙骧举杯在鼻前,左右晃动一番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 “臣妾就在这里,替叔父,谢过帝上的恩典。“王珏微微福神,低头,眼角也瞄向了颜徐所站之地,如今已然无人。

     看来那小丫头也是优点自知之明的。这局,自己稳稳的赢定了。

     现在只需要帝上在我的寝宫过上一晚,那自己这第一步也就算达成了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珏便更加努力的魅惑了帝上。